趙清辞

坑杂且废/慎关自行排雷

你还在尽头等我啊.
Linger linger on.
weibo>>@赵清辞儿

【黎湾】《阿曼砂》Chapter 10

我觉得……这一章还是挺高能的


Chapter 10·火舌消


*

阿曼砂醒过来的时候,是被疼醒的,她有片刻的发懵,直到猛然感到肩膀的凉意,才意识到黎簇正在帮她处理伤口。她愣愣地没吭声,少年温热的呼吸和冰湿的冷意打在伤口上让她嗓子发哑。


黎簇好像在拿什么东西一点一点挑她的肉,她自认忍痛能力强,还是冷不防一下撕裂般的疼痛闷哼一声。


阿曼砂感觉到触摸她肩膀的手抖了一下,随后是试探的问句:"姐?你醒了?"


"嗯……"她依旧张不开嗓子,脑子里一片茫然,半晌看黎簇没动静,才问了一句:"我们在哪呢?刚才...

【黎湾】《阿曼砂》Chapter 9

Chapter 9·暗流涌


*

阿曼砂盯着黎簇,眼皮开始打颤,手指朝下指着,从唇缝里挤出几个字:"有……有人拽我。"


黎簇咽了口唾沫,把手电缓缓下移,登时吓得心神一愣,下意识就要拉着阿曼砂跑,不过好在下一秒神智战胜了冲动,他认出来这是个人,虽然已经狼狈不堪。


阿曼砂不敢动,索性把眼一闭,紧贴在墙上。


"王……王利勇?"黎簇慢慢蹲下,试探地问。


阿曼砂一听,心慌去了大半,也蹲下来。


那个早些时候还威风的男人正匍匐在地上轻轻地喘息,黎簇拨开他的头发,发现他浑身都是冰冷的湿意,"喂,醒醒。"...

最近终于偷得闲暇啦(*≧ω≦)


《阿曼砂》复更啦


沧浪和勿失信约肯定都会写完

还有之前答应的点梗我都记得


它们也许会迟到,但是不会缺席(手动狗头)


好久没写文笔退步得厉害

最近可能会摸鱼瞎写点东西来恢复文笔

遇到不感兴趣的请选择性忽略(/ω\)


谢谢谢谢你们。

【黎湾】《阿曼砂》Chapter 8

复更的过渡章

下一章恢复节奏


Chapter 8·绝路


*


黎簇和阿曼砂靠在石门上,对视良久,均没有要再前进的意思。


"怎么办啊?"黎簇忽然笑笑,一脸无奈。


"什么怎么办?"阿曼砂挑眉,"你还笑的出来。"


"其实,我每回进沙漠呢,都会遇到点困难,但总会有办法的。所以啊,别担心。"


"嘁。"阿曼砂翻了个白眼,兀自蹲下观察石门的缝隙。


黎簇虽然自讨无趣,但对于自己差到极点的运气习以为常,倒是一身轻松,毫无紧张之意。


阿曼砂用短刀伸...

【杨平x青萍】《沧浪》·上

阿曼砂卡文了,先写个短篇。


☆沧浪


引子·笛声扬


永定十二年冬,夜深朦胧,竹林里刚刚静下来的时候,木屋中的烛火噌地一下燃起来,悠悠的笛声如丝丝缕缕的细烟飘来,在此深夜,不知又是谁将横笛吹彻。


正如,主人不知在等谁,客亦不知为何来。


木门被叩响,吱哑一声缓缓开启。


一段诡异的静寂之后,有人先开口了:


"哟,你怎么在这?"


"原来你没死。"


"少将军失望了?"


主人轻笑,客也没有要离去的意思,良久的沉默之后,有人进屋折了一盏茶,问道:


"杨平...

【黎湾】《阿曼砂》Chapter 7

Chapter 7·地下宫


*


"为什么他关门之前没事,而恰好在关门之后……"黎簇撑着门框,站在石塔阁楼的门前。


阿曼砂若有所思,踏了一只脚进去,被黎簇一下拽住。她轻轻摇头,示意他没关系。


"你小心点。"


"黎簇,进来。"


"哎哎,你自己进去就得了,干嘛拉上我老板。"


黎簇笑笑,给了随连一拳,踏了进去,他把手腕递到阿曼砂身前,"抓紧了,别自己消失了。"


阿曼砂点点头,握着黎簇的手腕,用脚敲了敲脚下的石地,与黎簇对视一眼。黎...

那个…黎湾的《阿曼砂》我在写,就是有点卡文了呜


意难平的短篇《沧浪》也写了一半


加上最近三次学业忙,所以更新会慢啦(。 ́︿ ̀。)

【杨平x青萍】《临水谣》

这回不摸鱼了,好好写的。


临水谣·上卷


*


那是在杨平七岁那一年,烟云缭绕,水波横兴的日子里。彼时候战争刚刚结束,年幼的杨平跟在队伍后面,看到父亲在前,昂首马上,列队匪匪翼翼,将士们欢呼,他也看到满城风雨,楼门紧闭。

这是境州城,那一刻,是他们脚下的疆土。


父亲带他站到境州的山崖边,他听见父亲告诉他:

"平儿,这,是你以后要守的城。"


他的身量还不及父亲的腰际,只能抓住他的铠甲,怯生生地向山崖下望去。万尺之深,人间烟火若隐若现,明亮的火星却透着不尽的凄惨苍凉,七岁的小孩子还不懂让他生寒的缘故,只是好奇那明晃晃的...

【杨平x青萍】避秋寒

“如果她愿,做杨平的妻。”


☆避秋寒


杨平死的时候是个秋天,那时候已经连下了七日的雨,可他只守了半日的城,少年英气未展,便留了满地的血,浸湿了古旧的石阶,他从前没有流过这么多的血,也没有落过这么多的泪。


他年少,死亡对于他来说遥不可及,而他是少将军,死亡时常近在咫尺。


可,当死亡无限逼近的时候,弥留的那一瞬间却那么久。


软腻湿滑的雨水浸昏了他的神志,模糊了他的视线,他知道自己要死了,他知道她也要死了。


他们都要死了。


雨还在下,遥远的天穹烟云笼罩,脖颈的伤口那么疼,汩汩的血水还在往外渗,如同她的血她的泪,都一并混在一起。


他的心狠狠地揪起...

【黎湾】《阿曼砂》Chapter 6

为了证明我还在努力地写文,先更一章短的。


Chapter 6·精绝城



鸣沙如同鬼魅的声音在身后催命,那声音越来越近,意味着沙丘的塌陷已经逼至身后。在一片天崩地裂的混乱中,黎簇拉着阿曼砂一步不停,忽然感觉手臂一沉,他眉峰一蹙,想也不想就使劲扽她一把。


"走!起来!"


黎簇感觉到阿曼砂的无力,于是拽她的力量也越来越紧,黎簇没有回头,只是不曾放开手。


没跑几步,手臂上又是一沉,身后传来喑哑的嗓音:


"黎簇,放手。"


黎簇唇一抿,回过头去,两只手把她拉起来:"别废话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