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清辞

你还在尽头等我啊.
Linger linger on.
微博@赵清辞儿

【杨平x青萍】《沧浪》·上

阿曼砂卡文了,先写个短篇。


☆沧浪


引子·笛声扬


永定十二年冬,夜深朦胧,竹林里刚刚静下来的时候,木屋中的烛火噌地一下燃起来,悠悠的笛声如丝丝缕缕的细烟飘来,在此深夜,不知又是谁将横笛吹彻。


正如,主人不知在等谁,客亦不知为何来。


木门被叩响,吱哑一声缓缓开启。


一段诡异的静寂之后,有人先开口了:


"哟,你怎么在这?"


"原来你没死。"


"少将军失望了?"


主人轻笑,客也没有要离去的意思,良久的沉默之后,有人进屋折了一盏茶,问道:


"杨平...

【黎湾】《阿曼砂》Chapter 7

Chapter 7·地下宫


*


"为什么他关门之前没事,而恰好在关门之后……"黎簇撑着门框,站在石塔阁楼的门前。


阿曼砂若有所思,踏了一只脚进去,被黎簇一下拽住。她轻轻摇头,示意他没关系。


"你小心点。"


"黎簇,进来。"


"哎哎,你自己进去就得了,干嘛拉上我老板。"


黎簇笑笑,给了随连一拳,踏了进去,他把手腕递到阿曼砂身前,"抓紧了,别自己消失了。"


阿曼砂点点头,握着黎簇的手腕,用脚敲了敲脚下的石地,与黎簇对视一眼。黎...

那个…黎湾的《阿曼砂》我在写,就是有点卡文了呜


意难平的短篇《沧浪》也写了一半


加上最近三次学业忙,所以更新会慢啦(。 ́︿ ̀。)

【杨平x青萍】《临水谣》

这回不摸鱼了,好好写的。


临水谣·上卷


*


那是在杨平七岁那一年,烟云缭绕,水波横兴的日子里。彼时候战争刚刚结束,年幼的杨平跟在队伍后面,看到父亲在前,昂首马上,列队匪匪翼翼,将士们欢呼,他也看到满城风雨,楼门紧闭。

这是境州城,那一刻,是他们脚下的疆土。


父亲带他站到境州的山崖边,他听见父亲告诉他:

"平儿,这,是你以后要守的城。"


他的身量还不及父亲的腰际,只能抓住他的铠甲,怯生生地向山崖下望去。万尺之深,人间烟火若隐若现,明亮的火星却透着不尽的凄惨苍凉,七岁的小孩子还不懂让他生寒的缘故,只是好奇那明晃晃的...

【杨平x青萍】避秋寒

“如果她愿,做杨平的妻。”


☆避秋寒


杨平死的时候是个秋天,那时候已经连下了七日的雨,可他只守了半日的城,少年英气未展,便留了满地的血,浸湿了古旧的石阶,他从前没有流过这么多的血,也没有落过这么多的泪。


他年少,死亡对于他来说遥不可及,而他是少将军,死亡时常近在咫尺。


可,当死亡无限逼近的时候,弥留的那一瞬间却那么久。


软腻湿滑的雨水浸昏了他的神志,模糊了他的视线,他知道自己要死了,他知道她也要死了。


他们都要死了。


雨还在下,遥远的天穹烟云笼罩,脖颈的伤口那么疼,汩汩的血水还在往外渗,如同她的血她的泪,都一并混在一起。


他的心狠狠地揪起...

【黎湾】《阿曼砂》Chapter 6

为了证明我还在努力地写文,先更一章短的。


Chapter 6·精绝城



鸣沙如同鬼魅的声音在身后催命,那声音越来越近,意味着沙丘的塌陷已经逼至身后。在一片天崩地裂的混乱中,黎簇拉着阿曼砂一步不停,忽然感觉手臂一沉,他眉峰一蹙,想也不想就使劲扽她一把。


"走!起来!"


黎簇感觉到阿曼砂的无力,于是拽她的力量也越来越紧,黎簇没有回头,只是不曾放开手。


没跑几步,手臂上又是一沉,身后传来喑哑的嗓音:


"黎簇,放手。"


黎簇唇一抿,回过头去,两只手把她拉起来:"别废话,...

【黎湾】《阿曼砂》Chapter 5

Chapter 5·夜岑寂



风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,天空微微恍开,夕阳的残影照在几辆七扭八歪的车上,有的甚至已经翻倒,上面覆满了黄沙,此刻似乎非是人间,一片死寂。


"哐当。"突然沉寂被打破,一辆轮子已经嵌入黄沙的驾驶座车门被大力推开,带着黑色皮套的手从中颤颤巍巍地伸了出来,上面满是血痕,死死地扒住了车门。


"咳咳——我草。"

黎簇整个人从里面翻了出来,跌落仰倒在沙漠上,他一把拉下面罩,望着天大口喘气。忽然他想起了什么,一个翻身滚了起来,连走带爬踉踉跄跄地地去刨车附近的沙子。


"阿曼砂?...

【黎湾】《流亡》·番外

正文戳合集。



番外·庆千秋


从吴山居逃出来的第一个中秋,黎簇和梁湾是在沙漠里过的。

那时候他们很狼狈,只有一辆小破车,靠着一腔孤勇也胆敢在沙漠里周折犯险。用黎簇的话来说,他们是来续写当年未完的冒险,而直白一些,就是他们躲进了沙漠里。


夜里的温度有些低,而月光倾泻一地,为广袤无垠的沙漠披上了银纱,车轮的痕迹蜿蜒前行。

梁湾转头望去,清冷的月光照得身侧开车的少年脸庞明晰,那时候她才恍然意识到,这是中秋的夜。


感受到她的注视,黎簇转过头来朝她笑笑:"怎么了,湾姐。"


梁湾也笑:"黎簇,今天是中秋了。"...

【黎湾】《阿曼砂》Chapter 4

鸭梨单方向盖章认证。


Chapter 4·风暴眼



*

从补给站出发以后的一连几日都很顺利,直到第四天。


那时候正巧是下午,阿曼砂就迷迷糊糊地靠着车窗睡着了。

她感觉自己睡了很久,她又做了那个梦,关于少年的梦。


"老板,我们……好像又开回来了。"


阿曼砂是被随连的声音吵醒的,她睁开不太清醒的眸子,摸了摸眼角微微的湿濡,有些愣神。


"我们在这儿绕了多长时间了?"黎簇问。


"半个小时。"


阿曼砂转头望向窗外,她一直在睡觉,窗外的景象已与早上出发时截然...

【黎湾】《阿曼砂》·Chapter 3

Chapter 3·岁岁长



*

可能时间对于黎簇来说,是个很奇妙的东西。

有时候他并非迟钝,只是四年来经历了太多的似是而非,短暂而磨人的岁月赠与他恰到好处的漠然,他甚至宁愿相信一些事情是巧合,而并非刻意安排,正如他有时会懒得深究那些曾让他讶异的东西。


他已经沉稳到可以不去过问,学会浅尝辄止与一笑而过。


但他忘记了,从踏进"萨马拉之约"的那一刻,他就意识到的无法逃脱的命运。


*


摄影队一共只有五个人,三男两女围坐在篝火旁说说笑笑。黎簇很能沉住气,他把随连打发去烤羊腿,自己在远处观望,略微扫了一眼,心里便大概...